关注:银隆两大股东对簿公堂 董小姐的“曲线救

11月20日,业界知名新媒体《金融客咖啡》对外发布一篇标题为《银隆两大股东对簿公堂 董小姐的“曲线救国”黄了?》的深度调研文章,引起了中访网和各大财经媒体、社会公众的关注。据《金融客咖啡》撰文:这几天,剧情持续更新的珠海银隆股东内讧,让董小姐再次成为话题榜上的热门人物。两年前,董小姐曾表态,银隆三年要有所成就,“做不出来我肯定干掉他(魏银仓)”彼时,正是董小姐推动格力收购珠海银隆的关键时期,她个人压上全部身家投资银隆还是后话。世事无常,一语成谶。董小姐的“一见钟情”董小姐和魏银仓的这场“缘分”开始得猝不及防。2016年1月,在珠海市人大会议期间,多元化战略折戟于格力手机“闹剧”的董明珠遇到了同为珠海市人大代表的魏银仓。两人相谈甚欢,雷厉风行的董小姐当即拍板投资珠海银隆。尽管魏董事长在会面现场,只是想从格力请一些工艺品质模具领域的人才,帮助珠海银隆提高产品质量。但来自董小姐的橄榄枝,再意外,魏董事长又怎舍得拒绝?一见钟情般的“缘分关注:银隆两大股东对簿公堂 董小姐的“曲线救”,亦如一见钟情般迅猛而热烈。当年2月,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正在筹划重大资产收购事项,公司股票于2月22日开市起停牌。3月,格力电器再度发布公告,称在筹划重大的购买资产事项,交易标的为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8月,格力公布了130亿元收购银隆新能源100%股权及相关定向增发的方案,在媒体会上,董小姐公开宣称“珠海银隆就是格力汽车”。就在董小姐紧锣密鼓地经营着这场“热恋”的时候,每个爱情故事中都会出现的那个“恶毒婆婆”登场了。10月30日的股东会上,她提出的收购银隆提案获得通过,但为收购具体筹资的方案被股东会驳回。11月16日,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鉴于格力决定终止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宜,格力电器决定自11月17日起开市复牌。故事中的主角对外力阻挠的反应,通常是百折不回,董小姐对于收购计划的搁浅,反应也是异常强烈。就在格力电器宣布终止收购计划当天,董小姐高调宣称,自己将个人投资珠海银隆。一个月后的中国制造高峰论坛现场,董小姐宣布,她个人携大连万达集团、中集集团、北京燕赵汇金国际投资公司、江苏京东邦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珠海银隆签署增资协议,共同增资30亿,获得珠海银隆22.388%的股权。“一见钟情的爱恋”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董小姐与魏银仓是太过不同的两个人,家电与汽车也是完全不同的行业,白手起家带出一支格力“铁军”的董小姐是严于律己也严于律人的典范。而初中毕业之后先参军,后修车、采矿、修路、餐饮、房地产……每个行业都涉足过,却都只是浅尝辄止的魏六子更喜欢说“尽力而为”。大相径庭的管理风格,加上随后被发现的珠海银隆的种种财务问题,迅速结束了双方的蜜月期。2017年7月,银隆新能源大范围组织架构调整,7位副总裁中,赖信华、戴贤、李志和白小平4位均来自格力。2017年11月,魏银仓辞去董事长职务。2018年3月,魏银仓的多年的搭档孙国华被免职,由卢春泉继任银隆董事长,赖信华为总裁。11月13日,银隆新能源一纸声明拉开了董小姐与魏银仓决裂之战的序幕。声明称,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涉嫌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超过10亿元。11月13日、14日,魏银仓两次对此作出回应。11月15日,银隆新能源再对魏银仓的回应作出回应。 董小姐“急了怕了”?魏银仓和董小姐之间这场罗生门式的对垒,结果并没有太多悬念。毕竟以两人的资历而言,董小姐对魏银仓的战争,堪称降维打击。对于董小姐有一个很霸气的评价,“董明珠走过的路,寸草不生”。从普通的地方国企基层业务员,做到世界500强企业董事长,董小姐的强不需要任何注脚。而魏银仓,在绑定董小姐之前,虽然做过很多行业,但始终停留在地方层面,与董小姐相比只能算小打小闹。从他那封被银隆新能源批得错漏百出的回应函中,就可以看出他对上董小姐的心虚。不过,魏银仓有个非常令人费解的说法倒是颇耐人寻味。他在向媒体回应银隆新能源的指控的时候说,“这是她(董明珠)进一步打压故(估)值侵占民企……她急了怕了。”董小姐真的“急了怕了”吗?她在急什么?怕什么?不得不说,董小姐投资银隆的整个过程确实透着某种急切的味道。从2016年初相遇到当年末个人投资,期间节奏异常紧凑。急切到,许多应该在尽调阶段发现的问题,董小姐都是在推动银隆IPO的过程中发现的。回头看董小姐投资前珠海银隆的财务数据,漏洞其实不算少。2014-2015年,除经营性资金往来外,银隆与部分关联方如银隆集团、孙国华等存在较大金额的其他资金往来情况。银隆对关联方的其他应收款金额2014年、2015年分别合计 6.3亿元 、5.1亿元,其中对银通投资集团及孙国华的其他应收款合计分别为 5.9亿元、4.3亿元,均超过当期净利润。银隆当时解释称,在公司成立之初,魏银仓通过各种途径筹集资金,对锂离子动力电池、纯电动客车等技术进行研发,其中大部分研发成果形成的专利归属珠海银隆名下,由银隆无偿占有和使用。因后续偿还前期投入的资金,魏银仓暂从公司借支了部分款项,具体通过银通投资集团或孙国华等账户支付,形成对该等单位的其他应收款挂账。截至2016年上半年,银隆账上还存在一笔对神通电动车的销售款未收,形成的应收账款高达5亿元。吊诡的是,银隆对神通电动车的销售额,2014年及2016年上半年均未破亿。只有2015年骤增至5.8亿元,且毛利率低于全部销售毛利率约7%,关联交易定价的合理性待考。而且,当时银隆存在长期向关联方珠海恒古拆借资金的情况,金额在8亿元左右。每年,银隆向珠海恒古支付的利息分别为5786.3万元、9751.4万元、1624.97万元,累计支付利息约1.7亿元。珠海恒古是珠海银隆两个发起股东之一,魏银仓为其实际控制人。或许如外界所猜测,董小姐被魏银仓骗了。但董小姐的尽调有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 董小姐的“曲线救国”那么,董小姐到底在急什么?怕什么?答案是董小姐在为格力的未来焦虑。格力电器发展的瓶颈已经随着中国家电制造业的天花板一起到来。过去30年,格力、美的、海尔三大家电巨头已经瓜分完了中国家电存量市场。仅仅依靠增量市场,千亿级别的企业想保持增长是不可能的。创新求变、多元化扩张是新时代不可避免的大课题。在这个课题上,她的两个同行已经先行一步。海尔先后收购了日本三洋和通用电气的家用电器部门,海尔选择继续做家电,中国做完了就做全球。这是海尔自身的客观条件决定的,海尔本就是一个高度多元化(家电内部)的家电企业,产品线涵盖了黑白家电漫长产品线。背后又有传统家电大省——山东政府的全力支持。完全有立足本土,走向世界的资本。而格力另一个老对手——美的,选择多元化产业扩张,通过收购世界知名机器人制造商库卡,美的进入了高端装备工业机器人领域。格力做的最好的是空调,产品线比竞争对手都短得多,理论上发展瓶颈问题比海尔和美的都要突出。所以董小姐很着急。她曾经试过造手机。制造了众多舆论话题的格力手机最终沦为一场“闹剧”。证明格力想要进入一个已经有众多玩家,竞争格局趋于稳定的行业,是行不通的。她需要找一个市场潜力巨大的新兴行业。这时候,董小姐遇上了魏银仓。她几乎是以背水一战的姿态,投入了造车事业。所以在增资收购银隆方案被否之后,她才会近乎失态地说出“格力从来没有亏待你们”这种话。更在随后几乎压上了全部身家,来赌这场转型尝试。格力电器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董明珠在格力电器的持股数量为4448.85万股,占总股本的0.74%;其中,董明珠所持有的股票共有4203.28万股处于质押状态,占比超过94%。董小姐的质押是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的,而当时她也曾公开表示过自己举债投资银隆。很多人喜欢把银隆称为董小姐的“自留地”,事实上,它更像格力收购银隆失败之后,董小姐为格力转型而进行的“曲线救国”。毕竟只要做出成就,重新提起收购计划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匆匆入场之后,她更急于在这个市场做出成绩。当她表态银隆三年内要有所成就的时候,不仅是一句业绩承诺,更是在说自己面对的形势。与董小姐深度绑定的格力电器与其大股东格力集团之间的恩怨,并不是什么秘密。从格力的创始人朱江洪时代起,双方的矛盾已经公开化。2003年,代表着“格力集团”立场的财经记者公开发文,炮轰格力电器集团董事长朱江洪是褚时健式的人物,而彼时,褚时健正在铁窗里度过第四个年头。2005年,格力集团以绝对大股东身份,决定将格力电器卖给美国开利。直到开利集团准备进驻格力电器开展尽调,格力电器管理层才收到相关并购方案。2012年,朱江洪卸任时,还发生了格力电器中小股东联合抵制空降股东周少强事件。双方关系恶化若此。朱江洪的卸任意味着董明珠失去一柄保护伞。既要带领格力应对外部竞争,又要面对来自大股东的压力。独自一人,双线作战,董小姐比她的对手要艰难得多。因为她不能犯错。董小姐斩钉截铁地说“我从来不犯错”的时候,既是自信,也是无奈。大股东一直在等着她犯错,而她赖以对抗大股东的利器之一——中小股东更在意业绩与分红。因此,相比于其他上市公司,格力更需要业绩。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董小姐不是不懂。只是她更知道资本市场不会给她更多时间。已经在格力电器董事会连任两届的董小姐自己也没有更多时间了。内外交困之下,急躁的董小姐犯了错。错信魏银仓无论对于目前的格力电器,还是对于董小姐自己,都不算致命。对魏银仓的降维打击,结局没有悬念。不幸的是,格力电器战略转型的结果,也已没有悬念。收购银隆失败,意味着目前唯一有希望领导格力进行战略转型的人选也没拿够信任票。而随着银隆两大股东对簿公堂,董小姐的“曲线救国”,只剩“曲线”,“救国”无望。(作者: 江晚)
必胜客披萨